榴莲app下载安装完

残阳西去,落日的余晖染红了天际,红得如被殷红的鲜血渗透一般。『.23txt.

大地之上,白云城外,滚动着硝烟与血雾,随风飘散着,呛鼻无比。

“杀啊!”“乒乒乓乓!”“杀!”

“轰!”“砰砰砰!”

尸骨如山,在愤怒的嘶吼声,凄厉的惨叫声中,残肢断臂满地散落。

呼啸的箭雨,凌空砸落的巨石,猛然爆炸的‘轰天雷’,战争依旧在惨烈的进行,伤亡人数不断增加。

由正午一直厮杀到了黄昏,直至夜幕降临,大战依旧在持续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中军大营前,飘扬的旌旗下方,大将军欧阳旭负手而立,眉头微皱,目光望着前方激烈交锋的两军。

这时,一名军官连滚带爬地从北城门方向跑了过来。

“大将军,白云城守卫的武器太凶猛了,我军伤亡人数已达三万余人。周勇将军要属下前来问问大将军的意思,咱们要不先收兵休整一番,明日再战?”那名军官灰头土脸,喘着粗气道。

“不用收兵,继续攻城!”欧阳旭漠然道:“本将军要在天明之前,攻下白云城!”

那军官苦笑道:“可是这样下去,恐怕就算攻下白云城,我军也得死伤大半,皇城兵部那边恐怕不好交代啊。”

清新小兔的悠然夏日

“不用收兵,继续攻城!需要我重复说第二遍吗?”欧阳旭目光森冷道,周身杀气涌动。

那名军官吓得一哆嗦,连忙点头道:“是是是,属下这就回去跟周勇将军传达大将军的意思!”说着连忙朝北城门方向跑去。

白云城东西南北四面城门的战况都非常惨烈,欧阳旭下达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攻下白云城。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赤阳主城来的十万援军已经死伤三万余人,死亡有近万人,伤者有两万余人。也就是说十万大军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失去了三万人的战斗力,只剩下七万人。由此可见这场战争是何等的惨烈。

赤阳军死伤三万余人,与之对拼的白云城守卫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伤亡人数目测也有一两千人。是的,双方的伤亡人数接近二十比一。但是不要忘了,白云城城上的守卫人数本就只有三四千人,一下子损失近半,顿时城防各个地方都出现了空缺漏洞,城池的防卫一下子变得危险了起来。

弯月如钩,洒下冰冷的月华,天地间一片朦胧。

夜晚本该是寂静的,然而白云城城墙上下却杀声震天。

“轰!”“乒乒乓乓!”

厮杀在持续着,凄厉的惨叫声,各种兵器的碰撞声,划破的寂静的夜空。

除了交战的赤阳军与白云城守卫双方外,在白云城附近的一片林子中还潜伏着一群群的江湖人士,有赤阳州各大家族、各大宗派的人马,也有一些散兵游勇准备浑水摸鱼。

“太惨烈了,这场战争太可怕了!”

“是啊,我还以为那白云城不过一普通小城,没想到在十万大军的疯狂围攻下,居然还能坚持这么久!”

“那白云城主究竟是何方神圣,竟如此了得!”

“论城池防御,这白云城恐怕还在赤阳主城之上。那十万大军算是踢到铁板了,不过白云城终究是个小城,估计再过几个时辰就要被攻破了!”

“十万大军已经死伤三四万人了吧,看着情况,要拿下白云城,估计还要再填两三万人进去!”

“那真是太好了,白云城被攻破,赤阳军损失惨重,他们两败俱伤,咱们正好渔翁得利!”

“渔翁得利?呵呵,你想得挺美的,刘老弟你难道没注意到欧阳旭的本部兵马都未动吗,那可都是真正的百战精兵,尽管之前损失了两三千人,但还有七千余人在大本营中养精蓄锐!”

“那欧阳旭还真是够狠的,他拿十万大军的人命去填白云城,自己的本部兵马却呆在大本营中保存实力!”

“那十万大军都是普通士兵,欧阳旭的那数千本部兵马才是真正的强大,这些精锐本身就是修为不低的武者,更懂得合击之术。刘老弟你武道七重境的修为,硬冲过去,恐怕瞬间会被绞成粉碎。”

……

“宗主,现在怎么办,那白云城不像咱们想象中的那般弱小啊!”

“嗯,白云城不简单。我刚得到消息那白云城主叶星乃是武道九重境的高手,更有《风云榜》排行第七十九位的七蛇蜈蚣鞭高之松辅助,不好对付啊!”

……

“武道九重境又如何,终究要被欧阳旭所杀。要是能落个重伤逃走就更好了,家主,咱们正好可以找机会下手,乘机夺走宝藏。”

……

“唔,快看,白云城一方快坚持不住了,已经有几个士兵杀上城头了!”

“都注意了,待会进城,先不急着动手。等到欧阳旭的军马将白云城一方的高手杀得差不多时,我们再动手。就算得不到宝藏,城中富户众多,洗劫个一二十家,足够我们暴富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在城主府里捞一把!”

白云城外树林中,枝叶晃动,无数双目光如饿狼般望向了白云城方向。或是打着宝藏的主意,或是打着洗劫的主意,只等着白云城城破之时,扑上去掠夺。

………………

月华如水,洒落在一片片瓦片上,将家家户户的屋顶都镀上了一层冰霜般的雪白,无形中增添了几分寒意。

今晚注定是个无眠之夜,听着城外激烈的厮杀声,白云城内的居民心中都紧张忐忑无比,家家户户烛火点亮,一个个或是握着柴刀,或是拿着铁铲,准备拼命的架势。

城外的赤阳军已经宣布了军令是要屠城洗劫,十万大军都杀红了眼,疯狂进攻。

屠城意味着整个城池都将血流成河,父母被杀,妻女被侮辱,辛苦攒下的家财也将成为那些屠夫的囊中之物。城内的居民各个愤怒无比,一个个青壮年、甚至老人妇女都拿起了武器,自行组织,守卫在街上各个要道路口。

人群在愤怒的大骂城外的赤阳军,同时也在交头接耳议论着。除了愤怒,也有恐慌了忐忑。

“还能坚持多久,敌人要杀进来了吗?”

“怕什么,敌军要是进来,咱们跟他们拼了,大不了一死!”

“应该没那么快吧,前几天城主放了很多强大的武器,敌人伤亡也很大!”

“咦,对了,怎么没看到城主啊。”

“是啊,城楼上好像只有马副帮主和牛副帮主他们的身影,牛副帮主和洪舵主都受了重伤,战斗这么就就没看到城主出现过!”

“这……你们说城主会不会是临阵脱逃了?”

“王老二,你瞎说啥呢。这白云城是城主辛苦建立起来的基业,城主才不会丢下我们呢!”

“巧儿小姐都还在城主府内呢!”

“城主虽然外表冰冷,但却是有真本事的人,待我们也好。这段时间在他的带领下,大家都生活越来越好了。要不是这该死的赤阳军前来攻城,咱们白云城肯定会越来越强大的。”

“其实我更希望城主能逃走,城主那么年轻,以他的本领定能为我们报仇。”

城内众多居民百姓拿着武器正成群的议论着。

忽然——

就在这时——

“吼!”

一声巨大的兽吼声从城主府方向传来,声音震耳欲聋。

街道上众多百姓无论男女老少纷纷转头望去,这一看,顿时各个欣喜无比,士气大振,“是城主!”

“快看,是城主来了!”

“太好了,城主没有抛弃我们,城主来了!”

一声声欢呼声中。

只见月光下,屋顶上,一位青衣青年腰佩宝剑乘骑着疾风豹朝着城门楼方向飞驰而去,度奇快无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