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罗蜜网站视频官网

此时,阿尔弗雷德已经是全身出汗了,但他知道,此时不能有任何犹豫和思考的样子,否则就会带给维克马大主教极坏的印象。

这里不是布列塔尼亚王国,穆席隆公国的芙蕾雅古教堂区,这里是正义大教堂!

维克马收拾阿尔弗雷德就跟捏死一头小鸡一样简单!

幸好,第一个问题不难回答,阿尔弗雷德装作思考了两秒钟,就立即回答道:“从我知道的来看,莱恩他并没有打算支持谁,从头到尾都没有。”

“真的?”维克马握紧了命令权杖,他随口追问道:“你可不要敷衍我哦!吾主会鉴别真假,你也进入教会二十多年了,知道应该怎么办吧?”

“是真的。”阿尔弗雷德点头,金发碧眼的圣殿骑士长认真地说道:“莱恩实际上和这三个候选人都不怎么熟悉,如果说最熟悉的,那就是大炼金师盖尔特,但是前后也就见过几面,而他上次来到布伦瑞克时见过光明学院至高院长奥多,也只是见过一面,至于他和格尔曼甚至都没有见过面,他这次来到布伦瑞克只是因为皇帝的邀请。”

“这么说,他和盖尔特熟悉,那么他为什么不会支持盖尔特?”圣殿骑士团大导师汉斯-雷特多夫问道。

“他和盖尔特也只是因为皇帝的政令有交集。”阿尔弗雷德稍作解释:“莱恩很忙,他从前年就开始了收复穆席隆的准备,去年二月份开始,闪击尖顶宫,直到彻底收复穆席隆花了大半年的时间,然后回到领地之后又忙于改革,然后又是嫡长子出生,接着又忙于谈判收回里昂纳赛南方的穆席隆旧领,他哪有精力再和盖尔特联络,他这次来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观众和享受冬幕节的假期,倒是他和卡尔-弗朗茨皇帝陛下的私交很不错。”

这一番话说得维克马和雷特多夫都情不自禁地点头,确实,莱恩很忙这也是他们知道的,阿尔弗雷德的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别看正义教会在皇家首席大巫师的职位上有立场,但正义教会反而希望看到莱恩和卡尔私交好,因为维克马也不希望两个人类国家爆发战争,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支持莱恩和卡尔-弗朗茨交朋友的。

“我们知道了。”维克马点头:“既然他不打算参与这件事,那也是好事。”

阿尔弗雷德轻出一口气,他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整洁素净姑娘光着脚丫上树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不由得在内心深处感叹,感叹莱恩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因为第二个问题,就在那天莱恩和自己一起泡温泉的时候,整个拿来“演练”了一遍,此时再和大主教对答,圣殿骑士长心中已有腹稿。

同时,阿尔弗雷德也渐渐有了新的感悟。

“我认为,卢瑟胡斯他的很多看法和观点并没有错!”圣殿骑士长神色坚定,他语出惊人:“从一些角度来看,我和他的想法是一致的!”

雷特多夫大导师张大了嘴巴,这小子!不要命了么?!

卢瑟-胡斯在正义教会理事会上嘴炮了一通差点就被开除了教籍,还是维克马大主教保下了他一条命!你以为大主教会再保你一次?

“哦?”维克马大主教的语气变得奇怪了起来,他伸手握紧命令权杖:“一些角度?那另一些角度,你和他看法又是不同的?”

“是,我认为,他实在是太过于着急了,他的想法,是要一步到位,我认为教会现在确实是存在一些问题,我们需要解决问题,可决不能像他建议的那样,如果按照胡斯的理论,我们要一口气开除上千个神职,然后连累数万教会人员,其影响之大覆盖我帝国四个自由城市和十个行省,这简直是荒谬……”阿尔弗雷德缓缓地将之前莱恩对他的观点说了出来:“所以我认为,卢瑟-胡斯的建议有可取之处,但是决不能按照他说的做!”

听着阿尔弗雷德的慷慨陈词,无论是维克马还是雷特多夫的脸色都有了变化。

大主教缓缓点头,他已经因为这个问题私下问过不少人了。

有不停磕头,连连求饶,一语不发的。

有拼命咒骂胡斯,污蔑他是叛教者,认为他已经堕入混沌的。

也有力挺胡斯,反过来指责以维克马大主教为首的教廷理事会,觉得自己才是正义化身的。

“这么说,你认为我们教会一直都存在问题?”维克马补充着问道。

圣骸堂内的气氛顿时又严肃了起来,两双眼睛紧盯着阿尔弗雷德。

气氛一度十分安静。

“没有一种方式是可以持之以恒,永久有效运作下去的。”阿尔弗雷德认真地说道:“我们必须要面对问题但不要过分夸大,卢瑟胡斯的观点确实激进,可我们也不能就认为教会中没有问题啊!”

“很好。”维克马大主教终于点头了,他胸口的绿色首饰,闪着正义之神神力的翡翠狮鹫正在闪闪发光,他只是说了一个词,然后就沉默不语。

阿尔弗雷德咬住牙,他几乎是直接使用自己的身体来硬抗着维克马的威势。

这段话,他必须要说。

他现在不是以前的一个普通的圣武士了,他现在已经贵为圣殿骑士长,就像英格丽德说的一样,此时的阿尔弗雷德,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了,通俗点来说,那就是他已经有了议事的权力。

此时,再消极避世、犹犹豫豫或者蛇鼠两端,不仅对他的未来没有任何好处,而且还会极大地影响到整个旧世界对他的评价!

作为一个圣殿骑士长,他必须要有自己的观点,自己的看法,否则在之前维克马大主教提出加派人手的时候,他就应该答应。

既然他不答应,那就必须要有点“干货”,否则又不愿意当甩手掌柜,又不拿出点实在的东西来,那他的所作所为就十分可疑!

教会也不会放心将整个教区交给这种货色。

沉默了一会儿,空旷的圣骸堂之内很有些压抑。

自帝国建立以来,无数英雄和先烈的遗骸就这样静静地围绕着坐在这里的人。

“阿尔弗雷德-达米安-维恩?”维克马大主教开口了。

“是!”阿尔弗雷德低声应是。

“你告诉我,我们正义教会的核心教义是什么?”大主教接着问道。

“正义不分贵贱,正义需要代价。”阿尔弗雷德有些把不准大主教在想什么,他只得将这段已经刻入灵魂里的核心教义复述了一遍。

“但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下,正义的标准却是不同的,一些人的正义在另一些人看来却不是正义,但我们知道,大众总是愚昧从众跟风,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到了两难的时候,如果你身为牧首,你应该如何处理?”维克马一字一顿。

阿尔弗雷德这下是真的感到棘手了,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回答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针对于阿尔弗雷德,而是对整个教会,甚至是很多贵族与官僚,都难以拿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

圣殿骑士长张了张嘴巴,他有些苦涩,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不用着急回答,把它当做我对你的考核便是。”维克马示意阿尔弗雷德不要着急:“你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回答。”

阿尔弗雷德不由得想起了自己曾经在诺德当个小小圣武士的时候,他因为不是嫡长子,为了防止继承权争夺而被送入教会,当时的诺德地区大主教英诺森赏识自己,亲自为他洗礼,他一度将英诺森大主教当成如父亲般的偶像。

但最后得知莱恩要前往马林堡时,他却下定决心要跟着莱恩,这其中发生过很多事,并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

“牧首为整个教区之表率,也是整个教区的负责人,他的存在是让教区各安其职,我只是一个圣殿骑士长,没有资格作为牧首,也不敢有这个想法……”阿尔弗雷德郑重思考了一下,这才很保守地回答道。

“哼!你不要拿那些教会里的那一番套话敷衍我!”维克马大主教冷冷地一挥手:“这里是圣骸堂!你尽管放心,畅所欲言吧!”

阿尔弗雷德面红耳赤,他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试探性地说道:“是我的年纪太小了?我今年才三十四岁,担任教区牧首实在是有负众望?人们将我视作偶像和英雄来崇拜,但我不可总是依赖我的个人威望来处理问题?”

“三十多岁就成为牧首的确实少,但不是没有,你已经具备了足够的资格,那一片封地已经分封给了你,不对,再想,有负众望这个问题,你负的是谁的望?”维克马淡淡地摇头。

负的是谁的望?阿尔弗雷德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全是汗水,他将维克马大主教的话放在心里细细地来回咀嚼。

是了!没错了!

皇帝和教会对于皇家首席大巫师问题上的对立,莱恩的到来,自己来到这里的述职,为何要问自己前两个问题,以及关于牧首之位的疑惑,这一桩桩,一件件,都牵涉到这个问题的核心。

负谁的望?如果作为教区牧首,你应该背负谁的期望?

“维克马冕下,负谁的望,是不是指的在管辖整个古教堂区的所有民众之期望以及教会之期望,这两个期望合并起来,才是牧首所背负之期望?”阿尔弗雷德抬起了头。

“呵呵~很好。”维克马大主教终于赞许地点了点头:“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能够在山对面那片属于湖中女士的国度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了。”

“请大主教冕下赐教。”阿尔弗雷德知道维克马有话要说,他赶紧顺势说道。

“嗯。”维克马点了点头:“作为教区牧首,同时也是整个古教堂区的封臣,你既要维护和保护你的子民,你必须公平、公正、公开,让所有人感到信服和尊敬,你的统治才能持续下去,这就是负民众之望。”

“但同时,你也一定要记得,你的牧首之位,包括你圣殿骑士长的位置,是从何而来,是谁给了你统治这片土地的权力?是教会,是我们,是我,也是你的童年玩伴莱恩!一个不听话的牧首和封臣,要来干什么?”

“因此,你必须自己找到你自己的角色,什么事可以干,什么事不能干,自己心里要有数,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你内心要有一杆天秤。”维克马接着说道:“你过度站在平民之望上,就像卢瑟胡斯那样,他完全抛弃了自己的立场,他觉得自己是了不起的改革者、变革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教会好,殊不知他这是在试图毁灭他所珍视的一切,真要按照他说的那么办,我早都被驱逐出这个大教堂了!”

“他只是提出问题,就像你说的,他根本就没有想好要如何解决问题,和如何应对这一系列的并发问题,他只是想要一步到位,这根本就不可能!因此,他身负平民之望,却已经彻底脱离了教会的掌控,这种人是不能当牧首的。”

“相反,一味关门苦修,对外界一事不知,当个傀儡,也是不行的。”维克马点点头道:“你当我不知道教会内部的一些言论?什么都打着吾主的旗号,把什么事都说成是吾主的意志,有神谕就不考虑具体情况、脱离信徒们强行执行,没有神谕就整天只忙着苦修、告罪和祈祷?这种货色也配担任一个教区的牧首?!他们正在毁掉正义教会的信誉和威名!”

“我已经因此罢免了八十多个神职人员,这些只适合上战场,不适合当牧首,教会不需要这些蠢货,他们才是要在更有用和更合适的地方,发挥自己的价值!”

阿尔弗雷德的汗水已经从脸颊上流了下来,圣殿骑士长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已经全部汗湿,粘在脸上和脖子上,难受极了。

“这些都是大主教冕下亲口所言,阿尔弗雷德,你要记住了。”圣殿骑士团大导师汉斯-雷特多夫温声对着自己麾下的骑士长说道:“你需要在两者之中找到属于你自己处理问题的办法和平衡,这点,布列塔尼亚情况特殊,我们没法教你,只能你自己去找了。”

“是!”阿尔弗雷德慎之又慎地低头应是。

“至于卢瑟-胡斯的事,你切记千万千万不要出头,也不要发表任何意见。”维克马大主教平静地点头,他的光头正在圣骸堂的火烛中反光,两绺彗星形状的大胡子微微摇动:“切记,卢瑟-胡斯这个人,我留着有很多用处,这头疯狗养好用好,可以有力地打击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他会打开很多缺口,到时候,我们只需要响应呼声,顺势而为,就可以进行内部洗牌,你只需要管理好你的教区和封地就行,有人问你,你就说山对面的事我不清楚,也没空了解。”

阿尔弗雷德闻言有些恍然,难怪维克马大主教保下了卢瑟-胡斯,还不同意开除他的教籍,原来是抱有这种想法!

实在是太老奸巨猾了!

圣殿骑士长没再说什么,他只是又应了一声:“是。”

“很好,那么芙蕾雅古教堂区牧首的职位,这就算是托付于你了,阿尔弗雷德,望你在吾主的光辉引导之下,尽忠职守吧!”维克马大主教拍了拍手,圣殿骑士团大导师端着一个大盘子,示意阿尔弗雷德上前。

这是一套紫红色的牧首衣服,包括祭披、腰带、真丝水波绸制成的常服、领带、短白衣、四角帽和双尾彗星形状的牧首权杖等等。

“是!”圣殿骑士长只觉得他内心深处被这一套衣服深深地刺中了,他内心激动难抑,双目有些失神,赶紧咽下了一口口水,快步向前,接住了这个大号的铁盘子。

他正要开口表达感谢,维克马大主教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在此之前,我还有句话要说。”

“请大主教吩咐。”阿尔弗雷德心底一凛,知道自己失神的丑态已经被维克马看到,只能低头应是。

“以后,孤身拿着火炬去引爆炸药的这种事,不要再做了。”一向严肃的大主教脸上突然露出了笑意:“别的事上你可以尽心尽力,就算身受重伤甚至残废,我们也可以让生命教会给你释放神术断肢再生,但你要是死了,我们去哪里再找一个莱恩的童年玩伴在湖中女士的地盘上当牧首?”

“明白!”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大声应是,随后,他双腿跪下,接受册封。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正义教会任命的芙蕾雅古教堂区,乃至整个布列塔尼亚西部的教区牧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