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给生活加点色番茄

“我就是觉得奇怪,这种事情,他为什么非要打电话给你,打电话给我不更好吗?”项上聿说道。

穆婉噗嗤一笑,“他打电话给你干嘛,找难受嘛,你也不要多想了,伤脑细胞的,你那优秀的大脑,别考虑无关紧要的事情。”

“你的事情对我这个优秀的大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等他结婚生子,看你的时候眼睛里面不再晶晶亮的时候,我就不在乎他了。”项上聿说道,有些委屈的样子。

男人,他还是很了解的。

邢不霍对穆婉的想法,他从一开始就猜对了。

情敌不换个人喜欢,他是放心不下的。

平心而论,邢不霍,确实,很优秀啊……

饭后

他们还有时间,项上聿带着穆婉在花园里散步。

项上聿安排了,整个人公园,就他们两个人,外加保护他们的人。

项上聿牵着她的手,在花园里逛着。

这个天,不冷不热的,还是很舒服的,特别是有花香,鸟语,即便是站在太阳下面,也很悠闲。

酷儿的清纯美图

等再过一个月,天就热了,不能再大太阳下出来散步了。

湖面上,几只天鹅在嬉戏,飞快的跑过湖面。

她没有看错,天鹅是从湖面上跑的,还是跑的飞快的那种。

穆婉搂住了项上聿的胳膊,停下来看这些天鹅。

项上聿低头,望着穆婉的眼睛,“你喜欢这些天鹅啊,到时候我买几只,养在我们的湖里面。”

穆婉无奈,“因为平时看不到,所以看到他们的时候,会停下来多看几眼,也不是特别的喜欢,只是觉得,这种风和日丽下,看着他们嬉戏,会觉得平和,以及舒适,你不要养,养起来就会很麻烦,少了当初看他们的乐趣。”

“养什么东西都会麻烦的,我来养,你负责欣赏不就好了。反正你喜欢的事情,我都不想让你有遗憾,就算你要星星,我也会给你摘下来的,我说到做到。”项上聿很有自信地说道。

他说道做不做得到,她是无所谓的。

但是他的那份心意,她是感觉得到,并且喜欢的。

逛完公园,穆婉有些累了。

那种累,是很疲乏,并且,觉得很困。

她会下意识的摸肚子。

以前,她的体质偏寒,肚子上都是冰冷的。

但是确定自己怀孕后,她每次摸肚子,都觉得肚子上面暖暖的。

这种发现,其实,让她的心里,挺甜蜜的。

她看了一眼时间,快九点半了,再睡,也不合适,打了一个哈欠,只能再坚持下,整理着要送给他们的礼物。

“你想睡觉了吗?”项上聿发现穆婉一直在打哈欠。

“有些困,没有关系,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可以稍微眯一下,只要十分钟就好了。”穆婉说道。

项上聿看了一眼手表,“你现在就去眯一下,邢不霍不是说九点半吗,你有十分钟的时间,赶紧去,想睡不能睡,很难说的,你之前也说了你的情绪对宝宝很有影响,睡不好就会有情绪的。”

穆婉也发现自己是真的困的厉害,“那我休息会。九点半的时候你喊我。”

“嗯。”项上聿应道。

穆婉擦了擦因为打哈欠流出来的眼泪,爬到了床上。

几乎是几秒的时间,她就睡着了。

项上聿看她真的很疲倦的样子,出门,给邢不霍打电话过去。

“怎么了?”邢不霍沉声问道。

“你把时间推迟到十点半,反正飞机过去,半小时肯定能到了,婉婉刚刚睡下,她怀孕了,容易犯困,一小时时间,等她睡醒。”项上聿直接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邢不霍其实感觉得出项上聿对穆婉真真正正的关心的,“好,我现在安排,十点半的时候见。”

“谢谢。”项上聿说道,也就是那么一个恍惚之间,他觉得邢不霍挺好的。

可是一想邢不霍和穆婉以前的关系,那一瞬间的觉得邢不霍还不错,也就烟消云散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穆婉醒过来

她其实睡的也不安稳,想到要去找白雅的,所以,是猛的醒过来的。

她看到项上聿在房间里工作,起身,下意识地问道:“几点了?”

项上聿看了一眼电脑的右下角,“十点十五,你睡醒了,还想睡吗?”

“啊。十点十五了啊?”穆婉惊的从床上起来,“你怎么没有喊醒我,我不想让白雅觉得我是一个不守时的人,这样不好。”

项上聿关掉电脑,转过身,面对她,“不用着急,我和邢不霍重新确定了时间,十点半他会过来接,来得及的,你现在刷牙洗漱化妆。”

穆婉松了一口气,“你们重新确定时间了啊?”

“不然呢,你以前可能睡十分钟就会精神,但是现在不一样,你不要休息,宝宝还需要休息呢,睡好了,你才有精神,不然你面对白雅和刘爽的时候,一直打哈欠,他们也会觉得你不尊重,得不偿失,对吧?”项上聿说道。

“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的,我先去刷牙洗漱,这次不要迟到了。”穆婉说着,去洗手间。

她没有化妆,只是涂了孕妇可以涂的润肤露,穿着清爽就好,毕竟是孕妇,她要为孩子着想的。

十点二十五分的时候,邢不霍的飞机过来,能够听到轰鸣的雷达声。

穆婉和项上聿去顶楼,去的,还有项上聿的人,不多,就带了四个。

项上聿紧握着穆婉的手。

其实,她还是有些紧张的。

白雅,过去,一直是她仰望的存在,不管是从气场,气质,涵养,都在她之上。

她没有想要赢,就是不要输的太难看。

“紧张什么,一切有我。”项上聿在她的耳边说道。

穆婉的心,沉淀了不少。

对啊,她有项上聿,就不会输得太难看。

“你对白雅他们客气一点啊,他们都是不错的人。”穆婉提醒道。

“那就要看他们对你客气不客气了,他们如果对你客气,我当然对他们客气,他们要是对你不客气,就不要怪我对他们不客气咯。”项上聿挑眉说道,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事实上,穆婉知道,他真的会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