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黄不收费的软件富二代

等到莱恩处理完了一切事物,又将野兽人首领的脑袋拿去正义教会换了赏金之后,天色已经变黑了,他依照着守门卫兵们的话,找到了位于城镇中心的黄油啤酒旅馆。

卡尔岑海文的街道已经和乌兰镇的完不同,乌兰镇是个小镇,里面绝大多数房屋都是典型的长屋,低矮有秩序地排列着,卡尔岑海文是一个中型的港口城市,街道上多出了不少店铺和两层的楼房,冷风吹拂着大地却没有难倒城市里的居民,现在还是下午,居民们大多都在努力工作,比如说这位木匠正在制作家具,铁锯将上好的原木分开,木匠不断地催促学徒手脚麻利一点,太阳就快下山了。

很多外来的旅人和商队都被堵在了这座城市里面,一路上见到的货车和马匹的数量很多,莱恩还注意到有不少市民的房子被商队租用了。

只希望黄油啤酒旅馆还有位置吧。

黄油啤酒旅馆是一个大陆性的旅馆名字,只要会做黄油啤酒的旅馆很多都叫这个名字,比如莱恩眼前的黄油啤酒旅馆,这家旅馆由一个高大堡垒改建而成,总共有三层,建筑的顶端也是高斜度的屋顶,屋顶上的烟囱正在冒出黑烟,墙壁被漆成白色,大门上的招牌是一个大大的木杯里面盛着黄油啤酒,这个LOGO相当地醒目。

进入旅馆的大厅,这里就和狭小的乌兰镇旅馆不一样了,黄油啤酒旅馆的一楼面积达到上百平方米,里面成套的桌椅排列得非常整齐,壁炉烧得非常暖和,大厅里面的吧台面积是莱恩在乌兰镇见到的数倍大,旅客们几乎坐得满满当当,众人们多在喝酒取乐,大厅里面显得很吵闹。

特蕾莎和佣兵团副团长维尔特还有班达坐在一个角落里面,似乎是被维尔特背后的双手大剑震慑,没有人敢于找这几个人的麻烦,特蕾莎满脸不耐烦,看到莱恩出现了之后,甚至主动挥手示意。

莱恩走到木桌后面坐下,开口问道:“还有房间么?”

“没有了,我们来的时候,就剩下最差的马房和茅草房,还有的就是位于三楼的豪华包间,那里已经被特洛维克女士定下了。”维尔特说道,三十多岁的副团长表示血斧佣兵团已经定下了一个大屋,铺好了大通铺集体住下。

特蕾莎听到大屋这两个字脸色就非常不好看,之前女术士因为好奇所以去看了一眼,结果一群佣兵们集聚在那种杂乱的大房间之中能有多干净,尤其是汗臭和脚臭味险些把特蕾莎活活熏晕过去。

也就是说我只能去住马房或者茅房了是吧?莱恩见到班达忍不住窃喜的样子,没有多说什么,他转头对着女术士问道:“那晚上你就住在这里,我去找个地方住,你自己一个人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如果特洛维克女士不嫌弃,我们可以安排人睡你门口……”班达迫不及待地说道。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

“不用了。”特蕾莎挑了一下眉毛,莱恩心里暗暗好笑,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让臭男人睡她门口呢?

四个人坐了几分钟,莱恩稍微暗示了一下维尔特,意思是自己和特蕾莎有事要说,副团长很识趣,拉着念念不舍的班达离开。

莱恩换坐到了特蕾莎的对面,酒馆大厅的气氛非常嘈杂,有不少醉汉正在大厅内游荡来游荡去,有一个醉汉看到美丽的女术士还想过来搭讪,只是看到莱恩的骑士徽章,酒瞬间醒了一半,赶紧又溜到别的地方去了。

“好吵啊,怎么选在这个地方说话?”女术士伸出包裹着白色蕾丝手套的纤手,端起了桌上的马克杯,里面泡着掺了牛奶的咖啡,莱恩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女术士又换了一套衣服,紫色的高领天鹅绒长法袍裹在她修长的身姿上,曼妙动人,雍容华贵,犹如一朵美丽的紫罗兰在炉火边盛开。

咖啡是南方的作物,这种热带植物只有南方可以种植,诺德这种穷乡僻壤很好弄牛奶,不过咖啡豆肯定是女术士随身携带的,这种从南方国度跨越帝国而来的奢侈品同样不是普通人能喝的起的。

“贝尔特逃了,他昨天就出海了。”莱恩没有管那么多,他直接告诉了特蕾莎这个消息:“所以,你还要继续追击么?如果你不打算继续追击,你可以直接使用传送术回天穹堡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女术士的秀眉瞬间皱起:“你这说得是什么话,我可不会就这样放弃。”

“嗯,既然这样的话,卡尔岑海文这里无法出海,那我们只能南下,去米约登海文看看是否有出海的机会,不过卡尔岑海文前往米约登海文的路途很危险,所以这几天大家先休整一下,等你恢复,我觉得应该会有一些商队组织起来,一起前往米约登海文,我们再跟他们一起出发,特蕾莎你意下如何?”莱恩将地图铺在桌子上,点着地图说道。

卡尔岑海文的南面和北面都是山,要不是有一条阿达尔河在这里入海,河两岸冲刷出平地,这里根本不会有人前来居住建城,由于地理位置,这个港口城市一向易守难攻,由于上古冰川的侵蚀,这里的地形非常复杂,到处是峡湾和层峦叠嶂的山头,这使得这个港口只需要少量驻军就可以保证安,也能有利地对抗海盗的劫掠。

有好处自然有坏处,卡尔岑海文这个地方的交通并不是很发达,这个两面是山的港口城市前往位于自己南方的诺德王国最大港口城市米约登海文只有三条路,在出海被堵死的情况下,路就剩下两条——要么原路返回,取道诺德王都凛冬城,这是一条很远的路,要么就翻越霍达兰山和斯卡维尔山,看到诺德最大的内河奥夫列河的入海口,那里就是诺德西海岸最大的港口,米约登海文。

麻烦的地方就在这里,无论是霍达兰山还是斯卡维尔山,可都不是什么安的地方,山上有不少占山为王的强盗和哥布林部落出没,据说还有少量的混沌野兽人,那些可怕的分趾者强大无比,一般只要超过三十头成战帮的混沌野兽人,诺德王国就必须出动正规军才能消灭。

“斯卡维尔山的的山峰上还有一座废弃的堡垒,据说现在已经被哥布林部落占据,如果我自己走,我可以绕远路甚至从冰河里面游过去,可是我们这么多人,就必须要翻山经过那座堡垒,说不定还要攻城。”莱恩的手指点在地图上,特蕾莎注意到了斯卡维尔山上确实标记出了一个堡垒,上面还标注了一个哥布林部落。

“嗯,我觉得你说得对,无论是否强攻堡垒,一路上的危险实在太多。”特蕾莎不是一个听不进去意见的人,只要有能够让她正视的实力,她很乐意聆听别人的看法。

就比如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脱掉了手套,就让自己的手直接暴露在壁炉的火焰之中,然后直接从里面拿了一个烤土豆出来。

男人的手掌上布满了伤痕,火焰在他的手掌中灼烧半天却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烧伤的痕迹,哪怕连变红都没有,就好像那些火焰是假的一样。

可是烤熟的土豆不是假的。

超凡体质!今年未满二十五岁的莱恩已经拥有了超凡体质!

特蕾莎开始回忆起了自己母亲的教导,众所周知,战士在这片大陆上,是最烂大街的职业,人数最多的职业,最好就职的职业,每年觉醒职业者天赋成为战士的数量就占到总人数的四成左右,战士腿短,手短,笨重又不会神术或者法术,一般在佣兵队和冒险小队中,战士也是地位很低的存在,经常被视为消耗品。

很多任务中,游侠在远程射击,游荡者隐藏在暗处寻找机会,牧师、吟游诗人,武僧这些职业都能够使用神术或者有逃生技,只有战士,从头到尾都要战斗在第一线,受伤最多的是他们,分得最少的是他们,关键时刻情况不妙的时候殿后和被抛弃的也是他们。

战士就是这样一个苦逼的职业,人口基数非常庞大的战士大多都在进阶精英之前死去,即使进阶成为了精英,能成为骑士的也是少数,大部分精英阶的战士在军队中的编制是大剑士,尽管地位高了一些,不过究其本质还是高级炮灰,还是短兵相接,还是死伤惨重。

可是到了传奇之后,战士就变得完不一样了。

进阶传奇的战士将会有脱胎换骨的变化,他们将获得一个强大的天赋“超凡体质”。

超凡体质,顾名思义,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体质强化,寻常的武器将再也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他们的身体会变得比质量最好的皮甲还要坚硬,且开始出现强力的魔法抗性,四环以下的魔法对他们的作用会变得很微弱,经常可以看见传奇阶战士徒手接火球,在超凡体质的影响下,他们的筋力和耐力也会成倍增长,伤口愈合速度极快,在神术的配合下可以实现断肢再生。

所以,到了传奇阶段之后,战士这个职业就会从地位最低的职业变成仅次于施法者的第二受欢迎的职业,不过能活到传奇阶的战士数量比例实在是太少了,能活到传奇阶,他们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那么到圣域呢?

一句话概括,圣域阶的诺德国王哈拉尔德-法兰克,可以在岩浆里面洗澡。

传奇阶的战士是施法者理想的伙伴,莱恩这个人特蕾莎也并不讨厌,他身上的那种淡蓝色能量让女术士感到很舒服,所以莱恩的建议她会考虑。

传奇阶面对普通阶和精英阶并非无敌,比如说大陆上有个很有名的故事,有个喝醉酒的传奇阶剑圣就被一个普通游荡者拿着一把精铁匕首一记背刺就结束了生命,不过大体上来说,传奇强者走到哪里都是非常吃香的,他们代表着高级战力和核心战斗力,一只军队有没有传奇阶强者带领战斗力完就是两回事。

“你呢?真的要去睡马房么?或许你可以去拜托一下领主。”一阵闲聊之后,特蕾莎突然说起了有关于莱恩住宿的事。

一双妙目直直地看着莱恩,莱恩完不懂这个女人在想什么,于是调笑道:“怎么,你也会来关心我这种只懂得骑马和砍杀的臭男人了?”

“你不是那种人,能花了几年时间就读完了诺德图书馆所有的藏书,你的学识并不比我差,我也没心思和你吵架,你要怎么省钱是你的事,你要做的就是把出发的事情计划好。”女术士品尝着牛奶咖啡,表示这只是随口问问,你晚上睡狗窝都和我没关系。

这下轮到莱恩有些不高兴了,于是王国骑士没有说什么,旅馆老板很快端出了晚餐,烤面包,一锅蔬菜大杂烩,整整一头烤鱼和一盘黑椒牛肉,这顿晚饭足足价值十五个银第纳尔,莱恩示意两个人一起吃。

于是在廉价的油灯下,两个人吃完了晚饭,整顿晚餐中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吃完了晚餐,莱恩就淡淡地告辞,王国骑士的身影直直地走进了外面黑漆漆的风雪之中,不知去向。

特蕾莎的目光跟随着莱恩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了视线之内后,才有些后悔,自己又习惯地用使唤下人的口气说话了。

她在几个月前才刚刚步入传奇阶,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在人类中算是很快的,不过这比起莱恩来说都不算什么,莱恩是什么时候进阶传奇阶的特蕾莎不知道,可绝不是最近,因为他身上的气息已经非常稳固,稳固在传奇初阶的水平。

到了传奇实力,谁愿意像下人或者普通的士兵这样被管理?自己母亲固然对于莱恩一家有恩,可这不是自己接二连三在他的面前摆出高姿态的借口。

自己的态度必须改一改了,不然和他之间的同伴关系注定很难长久,相比起女术士认识的别人,莱恩年纪轻,长得也英俊,实力强还懂得照顾人,又懂得给她留脸面,女术士知道莱恩已经做得很好了,是她习惯了在家里的锦衣玉食,还有大小姐般的处事方式。

里面是温暖的旅馆大厅,外面冰天雪地,有如两个世界。